發表關于中生代女演員困境演講后,海清這次談家庭
2019年08月03日 18:06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 宋體

  【開腔】

  編者按:

  對話熱門人物,了解新聞背后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還是一人千面?開腔,不只是語言的交流,更是靈魂的觸碰。在這里,新聞主角變得更加立體。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8月3日電 題:對話海清:當女演員難,當媽更難

  記者 張曦

  采訪海清當天,削瘦的她身穿寬松薄毛衣,搭配淺色長裙,背后傾瀉而下的陽光把她的輪廓勾勒得少女感十足。

  但是海清很清楚,自己已是中年女演員。

  在28日晚發表了關于中生代女演員困境的演講后,她收到了大量信息,其中一些前輩也表示感同身受。

  但是,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呢?海清沒找到特別完美的答案,她只是希望能引發大眾的思考。

  困惑

  “女人的其他面,我接劇本時看不到”

  7月28日晚的FIRST影展閉幕式上,胡歌喊話青年導演,一句“我便宜又好用”點燃了臺下海清的內心。

  那一刻,海清“沖動”地決定,自己也要把憋了很久的想法表達出來,她先在手機里寫下大概要講的話,接著,在群里喊話姚晨、梁靜、小宋佳,讓她們做好一起上臺的準備。

  然后,海清發表了那段刷屏的演講——

  “我們是一群非常努力、熱衷表演的女演員,我們在這個行業里一直在堅持,基本上沒有傍大款,也沒有靠父母,我們一直靠自己努力從小走到大。而且我們和你們一樣,我們非常熱愛電影。但說一句實話,我們中的大部分人是被動的,市場、題材各種局限常常讓我們遠離一些優秀的作品,甚至從一開始就被隔離在外?!?/p>

  她說大家足夠專業,希望有機會跟優秀的團隊合作,塑造出經典的角色,而且還調侃道,“比胡歌便宜,跟他一樣好用”。

  有人欽佩海清的勇氣,也有人質疑:身為一線女星,還會沒戲拍?

圖片來源:電視劇《小歡喜》海報

  事實上,找海清的劇本很多,但大多仍然是家庭劇。她雖然不排斥,但覺得太單一。

  “女人在這個社會上除了媽媽,應該有很多身份,她不僅僅面對子女、家庭,也要面對社會,面對自己的人生、情感。但挺遺憾,除了媽媽的身份,女人的其他面,我接劇本時看不到?!?/p>

  標簽

  不想止于“國民媳婦”

  因為出演的家庭劇深入人心,海清一度被稱為“國民媳婦”。

  從2006年到2009年,她憑借《雙面膠》《蝸居》《王貴與安娜》《媳婦的美好時代》等家庭劇成為當時電視圈最出風頭的女演員。很多觀眾認為,海清的表演真實、接地氣,而她的長相,也親切、溫婉、鄰家。

  海清最早并不清楚自己的優勢,還一度對外表特別不自信。如果別人找她試鏡,她會問對方是否需要漂亮的女演員,要是得到肯定答復就不去了,因為怕自己尷尬,也怕對方抹不開面子。

  曾和海清合作多次的滕華濤導演就曾說,“演員的漂亮跟普通人標準不太一樣,更多的是講觀眾緣。有時候就算長得再標致,觀眾覺得你煩,那也完蛋,沒辦法翻身。老海身上有種特別生猛的生活氣息,這點其他人沒法比”。

  但是海清不想一直躺在家庭劇的“舒適圈”里,盡管《媳婦的美好時代》讓她拿獎到手軟,但也成為了她事業的“分水嶺”,她開始試圖脫離“國民媳婦”這類的角色。

  《黎明之前》里,她飾演中共地下黨員顧曄佳;《心術》里,她扮演神經外科護士美小護;電影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里,她挑戰一個外表男性化,即將生育的媽媽形象……

  2016年,海清又迎來她演員之路的高光時刻,她參演的《小別離》播出期間,曾創下連續11天收視冠軍。

  很多人羨慕海清的運氣,但海清卻陷入困惑。拍《女不強大天不容》時,她告訴編劇六六自己有了“中年?;?,因為周圍美女層出不窮。

  六六告訴她:“這個世界上演員分幾類,女明星和女演員,女明星過了一段時間就不愿意見人了,但如果你想當女演員,任何時間段都不耽誤你是一個女演員,你內心很強大,永遠是好演員?!?/p>

  家庭

  “當媽媽真的挺難的”

  在老師黃磊的盛情邀約下,海清又一次出演了家庭劇《小歡喜》,兩人依舊演夫妻,連名字都沒改,和《小別離》一樣,還是方圓(黃磊 飾)和童文潔(海清 飾)。

  而且童文潔還是一如既往的“虎媽”,面對學渣兒子,恨鐵不成鋼,無比焦慮,十分暴躁。

  但生活中的海清,在孩子的教育上卻放松很多,她和兒子之間的矛盾點竟然是“長身體比寫作業更重要”。

  比如,晚上9、10點,這個對話常常發生在海清和兒子丹尼爾之間——

  海清:還有作業嗎?

  丹尼爾:媽媽我在做。

  海清:別做了,這都幾點了還不睡覺。

  丹尼爾:好的。

  (過了半小時)

  海清:親愛的你睡了嘛?

  丹尼爾:馬上。

  海清:為啥每天要這么晚睡有這么多作業嗎?

  “我也很在乎兒子的學習,但不代表一直使勁,就隔三差五問一下。沒考好會問一下原因,我不焦慮他有多差,我會橫向比。要是大家分數都低,那沒事,可能是卷子很難?!?/p>

  童文潔式的焦慮,海清在生活中見過很多次。

  有一次海清健身時看見一個媽媽因孩子不游泳情緒失控?!八托『⑺擔耗鬩恢弊謨斡境乇呱?,你知道一堂游泳課多少錢嗎?你坐了兩堂課了,那你來干嘛?我告訴給你爸聽,什么都不許你玩,你就呆在游泳池里游泳,下堂課你要是還坐在那邊試試看!”

  這個場面當時讓海清覺得小朋友很可憐,但她轉頭一想,自己督促兒子練琴的時候,也曾有過這樣的想法,“雖然我很少說錢,但的確想的是一樣的”。

  所以,在海清看來,當媽媽比當演員更難,生氣的時候要控制情緒,高興的時候也要理智。

  對待兒子,她現在有些“佛系”,“我把他當朋友,他有心事愿意和我說就說,不想說就不說。他有時也會強烈表達自己的意見和不滿,我就不理他,離他遠點”。

  《小歡喜》開播之日,剛好是海清發布演講的第三天。劇播出后,很快引發熱議,有人說海清是在重復自己,也有人覺得她把“中國式家長”刻畫得淋漓盡致。

  采訪最后,當被問及會不會像姚晨、梁靜一樣,也轉型“曲線救國”,她搖了搖頭說:“暫時沒有轉型的打算?!比緩笥植沽艘瘓?,“不排除將來有這個可能”。(完)

編輯:陳少婷